揭中国籍按摩女Cici的血泪史:宁可跳楼也不愿意被抓进监牢 !

2017年12月07日     10,580     检举

song yang在微信的图片。(友人提供)

法拉盛40路中餐馆“新十里香”门口旁,经常站着位皮肤白皙、长发大眼的华裔色情按摩女Cici,今年38岁仍显年轻,同行皆说:“40路就Cici生意最好。”然而,多名知情者指出,她三次被捕饱受精神摧残、屡遭不良少年欺侮,甚至被便衣警察企图强暴,仍无法脱离色情业的深渊。终于11月25日第四次被捕之际,从四楼阳台一跃而下,了结生命。

25日晚间7时45分左右,警方对法拉盛40路的一家按摩店突击检查,一名按摩女疑似因惊恐与害怕被捕从四楼窗户跳下导致受伤,被送往布斯纪念医院救治。警方表示,这名受伤女子没有生命危险,案件正在调查中。

警方在40路调查,封锁现场

按摩女子从最上方的左边窗户跳下来

按摩女子倒地受伤

根据知情者信息,晚间7时45分左右,警方派便衣警察前往法拉盛40路上的一家按摩店突击扫黄,一名沈阳籍的中年按摩女因惊恐加怕被捕从四楼的窗台跳下,头部一侧受伤,流了许多血,现场血迹斑斑,之后马上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。

警方线索称,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,有些在按摩店的男子看到警方来搜查,会因惧怕警方抓捕,突然从楼上跳下来。

线索还说,因前几个月有很多人投诉,40路上有大量按摩女在路边招揽生意,警方终于采取了此次行动。

事件发生后,警方封锁了现场,民众不可出入40路,导致一些餐馆的生意受到影响,缅街上聚集了许多围观的民众,都在好奇,互相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获塞班劳工签证来美

Cici本名为 song yang (宋阳),1979年生于辽宁省,2011年取得美属地塞班岛(Saipan)劳工签证,算是踏上了美国土地,于塞班岛一家酒店做工。由于劳工签证有效期仅一个月,她找到公民结婚,迅速在签证到期前申请绿卡,并于2013年拿到两年临时绿卡。

根据皇后区刑事法院资料, song yang有三次被捕纪录,前两次皆认罪,已结案不对外公开。 song yang聘请的移民律师陈明利表示,这名东北女子在2014年7月卖淫被捕,担忧前科影响申请永久绿卡受阻,去年8月上门求助。

“她曾说,被警察抓是很让人羞耻的事、没脸见人。”陈明利表示, song yang对被捕感到羞辱,曾咨询如何打消案件,因律师费没谈拢而作罢。

至于她与先生婚姻的真实性,陈明利表示应是真的,但去年陪着她与先生到曼哈顿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(USCIS)办事处,接受转换永久绿卡I-751的申请面试,“当时丈夫的回答似乎让移民官不是很满意,至今永久绿卡都没下文”。

song yang在微信的图片。(友人提供)

孝顺女儿在美国打拼

分开6年准备回国

宋阳的母亲宋母说,女儿19岁的时候只身到美国塞班岛工作,开了两家酒店,生意不错。可是2011年遇到日本3.11大地震,塞班岛的游客骤减,女儿赚不到钱。因为一直有个美国梦,所以女儿在现在丈夫周先生的帮助下,申请结婚绿卡,2012年搬到了纽约。

宋母说,女儿现在的丈夫比女儿大40岁,行动不便,靠着政府福利过生活,平时的开销和800美金一个月的房租都是女儿在支付。宋母因为女儿嫁了个年纪可以当爸爸的人也责怪过女儿,但女儿说“毕竟是他帮自己办的身份,让她可以到纽约打拼,为了报恩,也是应该的”。

在宋母严重,宋阳是个孝顺的女儿,她经常说等自己赚到钱,拿了永久绿卡,可以在美国买房了,就把两位老人接到美国享福。因为离开东北老家已经6年,宋阳也非常想家,还预定了12月15日的飞机票要回中国。宋母正好是12月生日,宋阳还说要按照传统,回家给母亲包饺子。

宋母说:“宋阳告诉我她11月30日开始就不上班了,12月15日的飞机回国,想趁著最后几天多赚点钱,回家给我和她弟媳买新款手机,方便以后视频。”

就这样一个孝顺的女儿,却突然传来噩耗。宋母和老伴还在家里腌咸菜盼着她回来,却突然天人永隔。宋阳父亲知道消息后情绪奔溃,精神恍惚。最后只好由宋母和宋阳的弟弟加急办理签证到美国处理后事。

但宋母到现在没有拿到警方的报告,也没见到女儿的遗体,只能求助法拉盛社区守望互助队,希望能了解女儿真正的死因。

死也不回监狱

附近邻居表示,之前几日有看到被暴打一顿的宋阳,戴着墨镜坐在路口,也有人听说过宋杨从监狱出来之后,发誓再也不要回去,不断强调监狱不是给人活路的地方。警察目前正在调查宋杨具体死亡的原因,也试图去联系宋杨的家人,进而了解一下宋杨生前的经济状况。

便衣警要挟性服务

陈明利说,今年4、5月之间, song yang曾表示,有光头便衣警察上门,亮出配枪与警徽,扬言若不提供性服务就立即逮捕。她决定向警方报案,指控该便衣警察企图强暴她。“ song yang说她在警局的列队指认(Lineup),一眼就认出那名便衣警察,当时警方也表示会惩处该警员,不过她很担心对方报复,怀疑自己成了警察选择性执法对象。”

40路的色情按摩女除了不时被警察逮捕,更有一群恶少欺侮她们。法拉盛守望互助队队长朱立创表示,今年7月21日,三名按摩女投诉遭一群非裔青少年攻击,对方不是泼水、推人,就是闯入店里抓走现金与手机就跑。他下午3时到楼下,刚好目睹一名按摩女被13岁非裔少女推倒,膝盖和手肘都破皮流血。

“当时40路的按摩女全部都围过来,里面就有 song yang。”朱立创说,这些按摩女都异口同声说遭恶少当街羞辱,警察随即逮捕推倒人的少女,让这些生活底层的女子有好一阵子感到受警方保护。不过,扫黄行动也未曾停歇。

song yang第三次被捕是今年9月27日下午6时27分,地点即是平日接客的40路135-32号。在检方的刑事指控文件中,她涉嫌提供性服务给卧底警员,收费70元,当场被捕。

内容未完结,请点击“第2页”继续浏览。